“汇丰银行在香港行驶在危险的水域。”

“汇丰在地缘政治钢丝上的摇摆。”

汇丰估计心里委屈:为了帮你们坑华为,我都把人得罪光了,现在想挽回点名声,你们还不让!

“在捕捉、运输、储存及销售过程中,相关人员都不可避免地会接触到动物活体,存在被细菌、病毒感染的风险。”安徽合肥市读者王强说,更何况许多野生动物的交易是通过地下渠道进行的,没有经过卫生检疫,存在安全隐患。

重庆巴南区读者赵正荣认为,应加强对野生动物人工繁育场所、宠物商店、餐馆等的检查,严厉打击乱捕滥猎和无证经营、驯养、收购、运输野生动物等违法犯罪活动。

“没吃过的都要尝一尝”,猎奇性、炫耀性消费对野生动物造成严重威胁

之所以吃野味,是因为个别人宣传野生动物“大补”,营养价值高,还有人觉得越稀有吃起来越有面子。在这种错误观念驱使下,捕杀、贩卖野生动物的行为屡禁不止。湖北荆门市爱鸟文化研究会会长董玉清告诉记者,他曾在某山区的乡镇看到一家“土特产收购店”,门前竖着一块广告牌,写着收购老鼠、蛇、狗獾、猪獾等动物。

这位被中国网友称为“全球乱源”的国务卿先生,昨天在美国务院官网上发表声明,虽然由头是批评汇丰表态支持涉港国安立法,但真正的主题,还是毫不意外地放在了攻击中国上。

专家建议扩大保护动物范围,建立允许养殖野生动物的“白名单”制度

而且,王冬胜的签名既不是在汇丰银行内部签名时惯常使用的“Peter Wong”,也不是在香港本地常用的繁体字。媒体报道的时候,尤其提到,“他特意以简体字的‘胜’来替代通常使用的繁体字”。

过去几年,至少在他们反华议程的两件大事上,汇丰表现得都还算不错。

相比而言,来自汇丰总部所在地英国的批评,层级更低,也更“严肃”一些。

对此乱象,来自公益组织“让候鸟飞”的志愿者杨先生深有体会。非法交易野生动物的市场,不仅有像武汉华南海鲜市场这样的线下交易,还有些商贩进行线上交易。前些年,在一些短视频平台、贴吧等网络空间,常常能够看到捕猎或贩卖野生动物的视频和照片,甚至有人“直播打野”,吸引粉丝围观,博取买家关注。随着近两年各地打击力度不断加大,不少商家开始转入更隐蔽的空间,比如组建微信群或QQ群,熟人拉客,线上交易。

近日,记者在某搜索平台上检索“捕猎器”,一些生产销售捕猎器的厂家页面仍然存在,图片显示有大型野猪捕猎机、捕野兔机、狍子捕捉仪等装置。

据介绍,2009年卧龙首次在梯子沟记录到雪豹生活以来,通过十余年来持续不断的野外监测统计,卧龙雪豹监测红外相机有效工作日合计超过12万天,拍摄各种野生动物影像达29363份,获取资料数达4000余份,野外采集雪豹等食肉动物粪便200多份,积累了丰富的雪豹研究一手资料。

环保志愿者杨先生说,有关部门给一些养殖场发放了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但某些养殖场不具备规模化养殖的条件,为了满足市场需求,他们便收购非法捕猎来的野生动物。像中部某省,不少养殖场有野生水鸟的驯养繁殖许可证,但进村一问,所谓“驯养繁殖”的野生水鸟是从外地收购的。

声称北京“胁迫”英国,有啥证据?

南非知名经济研究机构“NKC非洲经济”专家吉·范德林德(Jee-A van der Linde)表示,受多重因素影响,自今年年初以来,南非货币兰特明显走弱,特别是在过去一段时间内,外部环境的恶化导致其加速下行。他说:“南非经济的疲软现状和后劲不足令人沮丧,外部环境也日益恶化,特别是南非丧失投资级地位对兰特施加了进一步的压力,加之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加剧了外界对于南非经济发展的担忧情绪,使得兰特的持续走弱并不令人意外。”

非法猎捕、运输、经营,形成一条黑色产业链

“许多野生动物的人工养殖成本是很高的。有人弄了一个许可证,但实际上是从野外捕猎、收购,再把野生动物卖出去。”吕植说。

根据流行病学分析,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来源很可能是野生动物。非法交易、食用是滋生病毒感染的危险源。据了解,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就有多家商铺公开售卖竹鼠、果子狸等野生动物。

通篇声明,有关汇丰的一个核心评价,就是“卑躬屈膝(kowtow)”。路透社等诸多媒体,都将这个词放上了标题。

进一步加强职能部门之间合作监管,联动执法

“保护野生动物就是保护我们的家园”

2012年,因涉嫌违反制裁令和洗钱问题,汇丰与美国检方达成和解协议,接受美司法部和FBI长达5年的监控。正是这种监督,使汇丰有了背后插刀华为的动机。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不少读者和专家学者呼吁进一步完善立法,严格执法,从源头杜绝非法交易、食用野生动物。事实上,针对滥食野生动物等突出问题,野生动物保护法已有一些规定。比如,禁止猎捕、杀害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禁止出售、购买、利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禁止为食用非法购买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等等。

这两天已有不少英国议员发声,要求汇丰和渣打放弃支持涉港国安立法,批评汇丰更亲华而非亲英国,甚至威胁说汇丰是在支持“北京加强对香港的管控”,是在“烧毁与朋友的桥梁”,等等。

“目前,非法捕猎、非法经营、非法交易野生动物等问题仍然存在。”北京林业大学生态法研究中心主任杨朝霞说,有不法分子使用毒药、电子诱捕装置以及猎套、猎夹等工具进行围猎、网捕。譬如,之前就有媒体曝光,多地存在用灯光引诱或捕鸟网猎捕过境候鸟的行为。

吃野味不仅破坏生态平衡,还存在巨大的安全卫生隐患

事后证明,汇丰是因为有把柄握在华盛顿手中。

“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水里游的、土里钻的,都可能变成盘中餐。”四川省广元市生态环境局的读者张厚美说,穿山甲、果子狸、蝙蝠、竹鼠、猪獾……对一些人来说,没吃过的都要尝一尝,吃野味成了一些人的饮食癖好。

英国《每日电讯报》6月8日透露,汇丰最近几周都在唐宁街为华为的事情“奔波求情”。

滥食野生动物不仅可能对人体造成危害,还会破坏生态多样性。董玉清认为,野生动物是自然生态系统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任何一种生物都不可能单独生存。然而,少数人为牟取暴利,疯狂掠夺野生动物资源,破坏了生态多样性。他说,现在一些野生动物种群数量急剧下降,保护野生动物刻不容缓。

汇丰“正将自己暴露在美国盛怒的巨大风险中”,彭博社的报道,一语道破了这家银行遭遇困境的重要根源。

于是,总共三段、短短200多字的声明,充满了北京“胁迫”“欺凌”“攻击性”的字眼。连标题,都被煞费苦心地拔高到“关于中国试图胁迫英国”的高度。

汇丰为什么有这样的转向?

完善立法,从源头杜绝非法交易野生动物

据四川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木江坪保护站站长施小刚介绍:“此次雪豹监测实行全覆盖,为全面系统的开展雪豹保护研究打下坚实基础,这对横断山雪豹种群深入研究具有重要意义。通过对雪豹相关的长期动态数据分析,我们发现卧龙雪豹密度非常高,对栖息地利用率也极高,初步估算出卧龙雪豹平均密度约高于全国平均密度的十倍”。

环保志愿者杨先生告诉记者,有些商贩从猎捕者手上购买野生动物后集中喂养,让它们长重增肥。但是集中喂养时动物容易生病,商贩会把抗生素等加在饲料中,养十天半个月之后送到销售市场去。

即便如此,这一声明依然激起千层浪。

范德林德预计,兰特还将继续下行,短期内将突破20兰特/美元大关,“最糟糕的时刻还没有到来。”(完)

不过,汇丰的配文略藏机锋。

除了美英官方或政界的指责,汇丰支持涉港国安立法,还遭到一些持偏西方立场的客户甚至自家员工的批评。那些人说,汇丰应该秉持“传统”,不要就政治问题表达立场。

我们又要不要为此给它一个机会?

这次疫情发生后,1月26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农业农村部、国家林草局发布公告,决定自公告发布之日起至全国疫情解除期间,禁止野生动物交易活动。可是,仍然有一些不法分子顶风作案,肆意捕杀、售卖、食用野生动物。比如,湖南省祁阳县张某非法在网上经营野生动物,当地职能部门现场查获了10只河麂冻体、1头野猪冻体、10只竹鼠冻体、57只野兔冻体以及17袋200余羽鸟类冻体。

偏偏在这个最见真章的问题上,国务卿先生掉链子了,只用了一个“据传(reportedly)”,含糊带过。

俗话说,病从口入。无论是SARS,还是埃博拉病毒,都与野生动物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张厚美说,很多野生动物身上都有大量病毒、细菌、寄生虫等,可能危及人类健康。

3月30日,穆迪将南非的信用评级降为“垃圾级”,兰特的汇率当日便下跌2.5%,此后一直处于下行通道。截至目前,兰特的汇率与去年同期相比,已经下跌了近40%。

这段故事,想必很多人都了解了。汇丰银行出卖华为,向美国FBI提供起诉孟晚舟的所谓“关键证据”。

“每个人都应自觉抵制野味,倡导健康饮食习惯。”四川眉山市读者朱小根说,保护野生动物就是保护我们的家园。

“非法交易、消费野生动物的成本比较低,而执法本身也有难度。”吕植建议,野生动物主管部门、市场监督和执法部门、检疫部门应联合行动,普查所有野生动物市场和野生动物经营利用单位现有的交易产品是否合法,并对已经发放的野生动物特许猎捕证和经营利用许可证进行合法性审核确认。

但英国其他一些政界人士的唾沫,也够汇丰喝一壶了。

另一件事就是香港问题。

目前,还有不少人从事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行业。吕植认为,可以建立白名单,把允许养殖的野生动物列清楚,没有列入白名单的明确不允许养殖。对企业、养殖者也可依据其管理制度、卫生条件、是否有违法记录等制定白名单。“白名单的制定,需要严谨科学。”

6月3日,汇丰公开表态支持港区国安立法。

“逢年过节,一些城市的个别菜市场野生动物交易十分活跃。”董玉清说,也曾有人举报过野生动物非法交易行为,但由于野生动物保护涉及多个部门,监管不到位,乱象没能得到有效遏制。

在蓬佩奥再次拉拢盟友和合作伙伴加入“反华同盟”的呼吁中,汇丰出场了,作为北京“胁迫”的一个警示。

“杜绝野生动物非法食用和交易,已经不仅仅是生态保护的需要,而且对公共健康的风险控制意义重大。”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吕植认为,有必要把野生动物交易和消费所带来的风险上升为公共安全议题来看待和管理,从源头控制重大公共健康危机。

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再次让人们认识到非法交易、食用野生动物可能带来的公共卫生安全隐患。拒绝非法交易、食用野生动物成为社会广泛讨论的话题。全国各地的读者纷纷致信本报,讲述自己的所见所闻,倡议摒弃陋习,对菜单上的野味坚决说不。

杨朝霞建议,适当拓宽禁食野生动物范围,例如明确禁食蝙蝠这类极有可能有食用风险的野生动物。另外,考虑中医药材的需要和野生动物繁育产业的健康发展,应提高养殖技术、完善检疫标准。

红外线相机拍摄到的雪豹影像。四川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供图

美国为何愤怒?因为蓬佩奥们感觉遭到了汇丰的“背叛”。

本报记者采访了相关专家和野生动物保护志愿者,进一步讨论如何健全法律、加强执法监督,严厉打击野生动物非法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的陋习。

从2018年底被爆“出卖”华为,到今年明确表态支持港区国安立法,汇丰的对华态度出现了蛮大转变。

有关涉港国安立法的决定出来一周后,汇丰银行的立场大概并不符合蓬佩奥们的期待,但它毕竟没有明确表示支持。

它称:在“一国两制”的原则下,该公司支持所有能够振兴香港经济的法律。1997年香港回归时,北京方面同意香港保持高度自治50年。

以致全国政协副主席、前香港特首梁振英5月29日在社交媒体发文,批评汇丰这家英资银行,说它不能一边赚中国的钱,一边跟着西方做损害中国主权、尊严和人民感情的事。

杨朝霞表示,在猎奇性消费、炫耀性消费等不健康的消费理念驱使下,为追逐暴利,非法猎捕、运输、经营已经形成了一条黑色产业链,对野生动物造成严重威胁。

少数商贩持有相关部门颁发的许可证,但实际上是从野外捕猎、收购

蓬佩奥在声明中还用了一个反语,说汇丰的“忠诚表现”并没换来尊重,满是对这家银行的嘲讽。

说汇丰遭“胁迫”,国务卿先生是要表示同情吗?

野生动物保护,涉及林业、农业、市场监管、公安等多个部门。譬如,对于饭店里滥食野生动物以及农贸市场、电商平台的交易问题,林业部门没有监管权限,市场监管部门有监管权限却难以识别野生动物。杨朝霞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强职能部门之间的衔接,合作监管,联动执法。

蓬佩奥对汇丰的指责,带着强烈的嘲讽意味。

虽然英国政府也对涉港国安立法有过激烈表态,但作为汇丰的监管方,伦敦到目前为止还没以官方表态的形式挤兑过自己家的银行。

媒体也都注意到,汇丰对港区国安立法的表态用的是王冬胜的个人名义,既非汇丰,也非汇丰主席杜嘉祺。

金正波 吴 月 沈童睿

它在自己微信账号上以“汇丰银行亚太地区执行总裁签署支持新法请愿”为标题发出了一则声明,文中配发了一张汇丰亚太区行政总裁王冬胜在香港“撑国安立法”接站签名表示支持的照片。

一些对华不友好的人和舆论因此不爽,就连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都跳将出来,指着汇丰鼻子骂它“卑躬屈膝”。

虽然野生动物保护法从猎捕、交易、利用、运输、食用野生动物的各个环节作了严格规范,但依然存在一些不完善的地方。日前,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有必要进一步补充完善野生动物保护法等相关法律法规,加大打击和惩治乱捕滥食野生动物的力度。

目前,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定保护的野生动物,是指珍贵、濒危的陆生、水生野生动物和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吕植认为,对于野生动物保护法所规定的国家一级和二级重点保护动物,目前的管理机制相对严格。但对于地方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以及具有重要生态、科学和社会价值的非国家重点保护动物来说,管理还存在不足。“果子狸、獾、刺猬等‘三有动物’非法捕杀、驯养繁殖以及经营问题非常严重。”她认为,还应扩大野生动物保护法的规定范围。

西方媒体这两天的类似报道道出了汇丰面临的困境。

它被认为是这家挟洋自重的老牌企业在旧生态和新秩序的冲突中做出的一个艰难抉择。

据悉,雪豹是世界生物多样性保护的旗舰物种,其繁衍所需的生存环境质量极高,这也成为检验自然资源保护成效的重要标尺。长期以来,四川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与北京大学等科研单位合作,陆续开展了雪豹分布、生活环境等方面数据收集和研究,先后组织了五次大规模调查,勘测确立卧龙自然保护区内雪豹栖息地和潜在栖息地面积,建立核心监测片区8个。(完)

环保志愿者杨先生回忆起他去年在某农贸市场看到的场景:“一些商贩既有野生动物经营利用许可证,也有工商营业执照。表面上看合法,但你随便拿一只野生动物,问他这动物来源是哪里,他们都答不上来。很多动物的腿部明显就是被猎夹给夹断的。”

南非经济学家韦查德·希利尔斯(Wichard Cilliers)表示,作为全球流动性最高的货币之一,兰特是过去一年来表现最差的新兴市场货币之一。他坦言,南非必须采取行动来保证经济的正常发展,但这项工作在实施过程中无比艰难。

吕植认为,对这些行为,应严厉打击。一旦发现此类行为,应吊销其许可证,依法惩处。

汇丰主席杜嘉祺还向约翰逊首相的顾问表达了自己的担忧。他希望,伦敦不要禁止华为参与英国的5G建设,否则汇丰在中国可能“将遭到报复”。

据了解,2020年5月,四川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10个雪豹小分队近100名队员完成梯子沟、魏家沟、银厂沟等8个观测点的数据回收和雪豹栖息地调查工作,并新增设红外线相机120台,监测地面积从原来的436平方公里扩大至1200平方公里,实现了卧龙雪豹栖息地和潜在栖息地监测全覆盖,成为全国首个雪豹全覆盖监测的保护区。按每平方公里为一个点位,网格化高密度布设红外相机,使得卧龙雪豹监测力度和调查强度均位居全国前列。

在具体监管上,也存在客观困难。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蒋志刚说:“有些人不是在市场上公开卖,而是转入地下;有些是很‘精准’的点对点的交易。对这种隐蔽的交易方式,监管部门难以查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