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抢番位,争的是实绩还是奖项

近日,古装剧《青簪行》男女主角争抢番位的事件出圈,不少观众才发现,明星的番位争夺战竟到了如此锱铢必较的地步,真是开了眼界。不少影评人呼吁,别再撕番了,长期下去毁的是行业形象,连央视六套都关注到此事件,苦口婆心劝明星和粉丝这件事儿很无聊,没有意义。那么,没意义、没正能量的撕番为何频频上演呢?明星们争番位到底争的是什么?

这意味着,薇娅的六次直播带货,仅从梦洁股份一家公司便收取了317.46万元的佣金。按带货主播11220元的平均月薪来算,这相当于这些主播们24年的工资。

值得一提的是,据澎湃新闻,杭州市余杭区日前发布“直播电商政策”,明确对有行业引领力、影响力的直播电商人才可通过联席认定,按最高B类人才(国家级领军人才)享受相关政策。

在当下,流量明星们背后都有团队,有资本,有粉丝,撕番位越来越容易操作,不甘心番位被压,或是对剧方有不满又不想撕破脸皮,就默认粉丝的撕番行为。要是粉丝或团队争过了头,明星就出来纠偏一下,让大家把目光放到作品上。给外人的感觉就是明星争番位越来越公开化、越激烈。有些观众纳闷明星们都跟制片方签了合同,真不想撕扯番位,或真有什么“阴阳剧本”、魔改剧本、导演和剧组有问题,可以直接拿合同说事儿,可以把遭遇的不公一一摆出来维护自身权益。果真到了这一步,其实是撕破脸皮了,剧还未播,就已口碑受损,而合同也可能会作妖,撕扯不清。

在企业招聘需求量最大和求职者最向往的前十个城市中,有七个重合,分别为:杭州、广州、深圳、北京、上海、成都和长沙,基本构成了目前“带货经济”的优势集团,电商平台、MCN机构、短视频平台、供应链等各方面资源均有较好基础。

值得注意的是,伴随直播带货成为各路玩家争抢的“高地”,首部直播带货标准也即将面世。

年轻女性成为绝对主体

并且,这个领域中收入两极分化现象严重,大型MCN机构主播的收入显著拉高了平均值,71%的主播月薪收入在1万元以下,每天工作10-12个小时是生活常态。

按照惯例,谁在票房、收视、宣传上最能打,谁就是一番。但当男女主演在流量上势均力敌时,就不好判定谁的贡献大,粉丝就会互打为自家粉丝争番位,因为谁也不想被压得价值贬值。谁是一番,在播放量、收视率、票房数据都很好时,谁就会享受这个数据,成为自身的资本。再者流量明星逐渐进入评奖圈,有时候番位可能会影响是评主角奖还是配角奖。

《青簪行》男女主角到底谁排第一位,粉丝的撕番行为已持续了很久。近期剧组复工,打出宣传海报,并排出现的男女主角名字,一打眼根本看不出什么问题。但经过男主角饰演者吴亦凡、女主角饰演者杨紫的粉丝们画线比对后,玄机出现,他们认为从画中轴线来看吴亦凡是C位,而从矩形图来看,杨紫的名字比吴亦凡的名字稍微高一点点,杨紫应该是C位。手法太专业,观众都看呆了。双方粉丝对海报C位争夺见招拆招后,又有主演的粉丝放出了剧组通告和剧本相关内容,为了让自家明星坐上首番而据理力争。

中国商业联合会近期发布通知,要求由该会下属媒体购物专业委员会牵头起草制定《视频直播购物运营和服务基本规范》和《网络购物诚信服务体系评价指南》等两项标准。这被视为行业内首部全国性标准,在公开征求包括一线广大企业和消费者的意见后,将于7月发布执行。

然而,这些“分分钟入账百万”的带货狂人只是很少的头部网红。6月22日,招聘平台BOSS直聘发布《2020上半年直播带货人才报告》。报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71%的主播月薪收入在1万元以下。

由于带货主播的准入门槛相对较低,薪资待遇相对丰厚,刺激了大量生活服务业和视频直播领域的年轻人以全职或兼职的形式涌入。BOSS直聘研究院数据显示,72%的带货主播是转行而来,在转行做主播之前,超过一半的从业者从事运营类工作。

这场争番扯到了原著、剧本、剧方、播出方文案、宣发等,甚至连杨紫离开剧组看病都被牵扯进去。事件中粉丝的各种说法和蹊跷,让吃瓜群众看得云里雾里。这部剧是主演平番,还是哪个演员是第一番,观众无从可知,但一个番位牵扯到这么多事儿,可能事情比吃瓜群众看到的更复杂。大家都在热议时,杨紫也发文称,她从进组就牢记演员职责,认真对待表演和创作,让大家相信他们的创作态度是认真的。似乎明星对争不争番位、因何而争也不太好明确表态。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争抢到了第一番位,享受了领衔主演的第一排位,得到了利益,那么明星会认为自己要对整个作品负有第一排位的责任吗?貌似也不会。因为那么多大剧出现了演技问题、替身问题、抠图表演等负面评价,也没有哪个明星站出来说这件事情我负责任,没人敢说我不敬业,我不讲职业道德,我拖累了大家……

值得一提的是,据BOSS直聘研究院,直播带货领域中最吸引眼球的主播岗位从业者以年轻女性为绝对主体,比例高达78.2%。同时,有48.1%的主播年龄在25岁以下,31.3%学历在中专及以下。

BOSS直聘研究院、新京报、央视财经、澎湃新闻

北京以微弱的优势超过上海,成为2020年上半年直播带货领域平均招聘薪资最高的城市。同时,只有北京的求职者期望薪资高于企业招聘薪资,平均期望薪资高达13304元。

随着直播带货的吸引力不断增加,直播间里的主播队伍也在持续扩围,从明星到县长,再到商业大佬集体坐进直播间带货。

此外,BOSS直聘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杭州、广州和深圳三城领跑“带货经济”发展,无论是岗位需求量还是求职者最向往的目的地,这三个城市均位居三甲。

直播带货标准7月或将推出

BOSS直聘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希望进入直播带货领域的求职者平均工作经验有明显提高,拥有三年以上工作经验的人才比例为56.5%,同比增长了11.5个百分点。

公司过去两年与谦寻文化的合作模式,主要通过在阿里 V 任务平台下单,经选品环节后,在淘宝直播“薇娅”直播间等平台以直播的方式对公司的产品进行销售,公司按照约定支付链接费以及销售佣金。

薇娅、李佳琦可谓是直播带货中的顶级流量,他们直播带货的销售额能达到几千万甚至上亿元。如此高的销售额,他们能拿到的佣金自然也不少,近日,薇娅就被曝出在6场直播中为一家公司产品带货,仅从这一家公司中薇娅便收取了317.46万元佣金。

“国际项目在语言沟通、标准应用、财税研究和合同管理等方面都有着更高的要求,同时,还面临着许多意想不到的安全风险和汇率风险。”雷声军坚定地说:“我们不惧风雨,也不畏险阻,贵阳正在抓好陆港复兴的重大历史契机、打好开放牌、推动强实体,为我们在海外市场占据一席之地,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底气。”(完)

带货主播平均月薪11220元

目前,风电群全部风机的基础混凝土已完成浇筑,风机吊装已完成77台,各项工作有序推进中,最后一期风机计划于2020年底并网通电。通电后,新增装机容量将占阿根廷2019年风电装机容量的24.6%,相当于每年为阿根廷减少燃烧约65万吨标准煤、年减少碳排放180万吨。

2020年合作直播销售公司产品共4次,2020年5月18日直播销售公司产品因结算周期原因暂未结算,其他3次累计销售金额为812.12万元,占公司2019年经审计营业收入的0.31%,公司支付的费用为213.24万元,占公司2019年经审计的营销费用的0.30%。

带货主播从业者的背景高度多元化,电子商务、市场营销和会计学是希望从事带货主播岗位的人群中占比最高的三个专业。

截止目前,公司与谦寻文化旗下主播“薇娅”共合作7次,其中2019年合作直播销售公司产品3次,累计销售金额469.25万元,占公司2019年经审计营业收入的0.18%,公司支付的费用为104.22万元,占公司2019年经审计营销费用的0.15%;

七成带货主播是转行选手

值得注意的是,头部网红带货主播的收入与普通带货主播的收入差距非常大。A股上市公司梦洁股份(002397. SZ)此前的一则公告曝光了薇娅的佣金收入。

据新京报,今年以来,直播带货呈现井喷状态,但同时各种“翻车”也频繁成为焦点。对于行业规范,在专家看来,直播带货的形式是不拘一格,几乎没有进入门槛,这固然容易被一些心术不正者钻空子,但却很有利于小本经营者的起步。直播带货作为一种新型的电商销售模式,有其自身特性,这就决定了对它的监管,要建立起与之相适应的监管模式。

央六《今日影评》节目也探讨了《青簪行》的番位之争,影评人虞昕认为番位之争是很无聊的事情,无论是粉丝还是团队,都应该关注演员的演技和观众口碑,海报番位之争,没有意义。专家的话可谓一语中的,对流量明星来说,“番位”之争的目的更多的是明星获利分割的多寡,但明星的职业生涯拿什么来从长计议?还得是好演技、好作品。当下流行中年演技派给流量明星配群戏,很多演员不知道排到了几番,但即便是作为画面背景,观众也会惊呼他们浑身是戏。而我们也知道,一部港片往往有多位影帝同台飚戏,影帝们为另一位影帝做三番、四番、五番,要是每个影帝都喜欢争来争去撕到绝不同框,那是观众最大的损失。

除了支持开展直播人才认定,该项政策还覆盖直播平台、MCN机构、孵化载体、跨境电商、传统企业等。平台通过直播年带货销售额达2亿、5亿、10亿元的,分别给予50万、100万、200万元奖励;MCN机构独家签约年带货销售额5亿元以上顶级头部主播的,经联席认定后给予500万元奖励。

“‘一带一路’是一个非常好的倡议,像中国的风力发电、光伏发电项目都为阿根廷带来了投资和就业,我们非常欢迎这些中国项目。”罗马布兰卡风电项目工程师路易斯·托斯克如是说。

值得注意的是,在6月19日举办的首部全国性直播电商标准《视频直播购物运营和服务基本规范》和《网络购物诚信服务体系评价指南》两项团体标准制定研讨会上,30多位专家对标准意见稿提出建议,围绕标准制定中直播从业资质、主播年龄限制、直播商品体验、视频保存时限、直播带货定性这5大争议焦点,包括主播年龄应不小于18岁,直播带货行为应依据《广告法》,主播要体验商品,不得虚假宣传。此外,对从业人员建立直播行业黑名单数据库等。

BOSS直聘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带货主播的平均月薪为11220元,尽管同比下降了近2000元,在全行业所有岗位中,这个平均薪资仍然处于高位水平。

余杭区是电商直播高地,集中了包括淘宝直播等约20家直播平台。

中国电建贵阳院海外事业部总经理雷声军,第一个接到报喜电话。雷声军介绍,罗马布兰卡风电群由5个风电项目组成,共建风机109台,总装机容量达354.6兆瓦,中国企业将承担项目20年的运营维护工作。这次通电的首批机组并网容量51.2兆瓦,是罗马布兰卡风电群中的一部分,占风电群总并网容量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