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索尼、东芝和日立的“高光”出道,成为苹果公司的屏幕供应商,一路风光走来的 JDI 而今却遭遇了连续 5 年的亏损,且频频需要接受援助得以生存。

而今,JDI 又再次被传正洽谈援助之事,这让人不禁疑问,如今已年满 8 岁的 JDI ,究竟要何时断奶?

后来,随着苹果公司对 LCD 屏幕需求减少,JDI 的营收也受到了重创,但苹果公司并未因此而放弃 JDI,而是对其伸出了援手。2015 年,JDI 宣布投资 1700 亿日元在日本石川县白山市建立第六代液晶新工厂,而在这巨大的投资额中,来自苹果的投资占了绝大部分。

这是一次鲜活新颖的艺术大碰撞,这也是一场充满力量的潮流发型秀,这更是一场代表了未来潮流趋势的时尚大秀。

▲他们分别是李和发、邓明月、王方增、胡霞、訾健宇、唐小钧、许宝、何军、何奇文、陈永、沈伟平、孙立斌、陈全旺、黄伟平、陈婷、杜双凤

苹果:OLED 你咋还不交货? JDI:我太难了

在 JDI 成立之初,INCJ 为其注资 2000 亿日元,此后,在 JDI“自我造血”不足之时,作为最大股东,INCJ 不止一次地为其“输血续命”。

与 OLED 面板对比,二者的材料特性基本相同,同为自体发光不需背光模块。不过,Micro LED 显示屏具有宽广的视角,以及更高的画面亮度——小型 Micro LED 显示屏的亮度为 LCD 的 10 倍。

他们用敏锐的时尚触觉实力演绎2020发型的四个潮流主题:1.极繁主义;2.热力街头;3.都市印象;4.逃离浮世。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目前除韩国三星电子与日本索尼正对 Micro LED 进行研发外,美国苹果设在台湾地区的研发中心也有所关联研究。可见,虽然 JDI 错过了 OLED 的发展浪潮,但如今在 Micro LED 显示屏上,JDI 可谓是赶上了。

不仅如此,JDI 还发布了小尺寸的 Micro LED 显示屏产品,同样希望用于苹果手表。据 JDI 介绍, Micro LED 是在基板上连通红,绿,蓝三色的微型 LED 排列来作画面显示,并且产品上采用了瑞典“ glo”公司出品的 LED 芯片。

那么,为何 JDI 亏损多年,却始终还未宣告破产?

事实上,提起 JDI 的援助者,必然少不了其最大的面板供应商——苹果公司。

对于 JDI 的解释,是否因白山工厂建设产生的费用造成巨大亏损不得而知,但因为 OLED 屏幕而导致的营收减少确是显而易见的。在 2017 年,苹果发布了 iPhone 8、iPhone 8 Plus、iPhone X。在 iPhone X 上,苹果首次采用了 OLED 屏幕,且独家供应商为三星。彼时,JDI 还仅仅处于 OLED 屏幕的研发阶段。

事实上,JDI 算的上“出道即巅峰”的代表,不过,后来因各种原因而错过了 OLED 的发展浪潮,但尽管如此,JDI 经过多年研发却仍未被其主要客户苹果公司采用,这其中原因离不开 JDI 自身的发展问题;其高管的贪污行为便可窥见一二。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在这次世界美发大会,他们为全球美业展示了一场《球童趣味》的年代大秀,也让大家看到了中国的“未来”。

他们就是国内知名沙龙的青年发型设计师代表,他们有梦想,有实力,有创意,有个性,是美业未来的潮流走向,也是青年发型师面向世界展示中国实力的重要机会。

由此,为了不过度依赖三星,苹果对 JDI 的多次支援便不难理解。更何况,在 LCD 面板领域,JDI 的技术能力毋庸置疑;在 OLED 面板领域,JDI 也一直在努力。

尽管成立于 2011 年,但 JDI 在 2012 年 4 月 1 日才正式开始运营。得益于索尼、东芝、日立三家强有实力的公司的支持,JDI 在正式运营之初便很快打开市场,还成为了苹果的供应商。不过,JDI 的高光来得容易,也褪去得快。

或许,JDI 自我纠错之时,便是其成长之时,也是断奶之时。

在 JDI 正式运营后的第三年,也就是 2015 年,JDI 就已经进入了负盈利的状态。公开数据显示:

报告表示,在阅读方面,无视力障碍的残疾人和非残障人士情况基本类似,大约有34万名残疾人每年可以阅读四本以上书籍。

而今,在 JDI 深陷困境之时,苹果公司被传正洽谈以 2 亿美元购买 JDI 位于石川县白山工厂的一部分。可见,苹果对 JDI “爱之深”。

不难看出,JDI 在 2017 年的亏损状况十分严重。对此,JDI 解释称,是由于白山工厂启用产生折旧费,加上 OLED 研发费等固定费用增加。

马塔雷拉表示,残疾人的社会福利,以及可劳动却无法就业的问题,应引起政府和全社会的共同关注。他呼吁政府和社会为可工作的残疾人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要让残障人士享受更多的社会资源,给予他们需要表达意见和立场的机会。(博源)

不过,JDI 负面还不仅仅如此。11 月 21 日,JDI 曾曝光了公司高管的贪污行为。据悉,该高管于 2014 年 7 月至 2018 年 10 月有过多次财务违规,贪污了约 5.78 亿美元资金。这对原本处在亏损泥潭的 JDI 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了。

而今,据 JDI 最新财报数据,JDI 在 2019 年第三季度的净亏损达 254 亿日元(约合 2.33 亿美元)。同时,这也是 JDI 连续 11 个季度出现净亏损。

在这背后,离不开那些为它“输血”的投资者。

事实上,意大利诸如博物馆等公共场所,给予残疾人便利往往很不够,只有37.5%的博物馆,包括公共博物馆和私人博物馆,可以接待有严重行动障碍的参观者。大部分残疾人的娱乐方式更多的是看电视,超过30%的残疾人每天看电视的时间超过了3个小时。

2016 年,JDI 想以 1 亿美元资金将其持有的 JOLED(雷锋网按:由 JDI、Sony 和松下在 INCJ 的资助下成立的聚焦 OLED 屏幕的面板制造商)股份从 15% 增至 50%,以此为日后发展 OLED 技术打下基础。

除了最大股东 INCJ,JDI 还依靠着其它机构的投资。2017 年 8 月,瑞穗、三井住友、三井住友信托 3 家日本大型银行曾向 JDI 承诺,可提供总额 1070 亿日元范围内的融资。

在 JDI 成立的五年里,JDI 一直聚焦于 LCD 屏幕的生产。不过,随着 OLED 技术不断发展,OLED 屏幕成为手机厂商选择的大势所趋;而彼时的 JDI 在 OLED 的研发技术上远远落后其它面板制造商。

目前,在 OLED 面板领域,三星一家独大,苹果公司 OLED 屏幕主要由三星提供。由于对三星 OLED 屏幕存在依赖,苹果公司免不了会受压制。此前,苹果就曾因 iPhone 不及预期导致 OLED 屏幕订单锐减而不得不向三星支付 6.83 亿美元的违约金。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年 7 月分,JDI 同意接受 Suwa 的 800 亿日元(约合 7.52 亿美元)现金投资,后者是由中国嘉实科技投资管理公司和中国香港绿洲管理公司组成的财团。不过,该财团在后来退出了纾困计划。

自 2016 年以来,JDI 就开始致力于 OLED 屏幕的研发,尽管与其它面板制造商存在着差距,但 JDI 依然还在发展。为了配合苹果的需求,JDI 目前正在开发集成指纹识别功能的 OLED 苹果手表面板。

他们用自己的原创作品演绎年轻人的青春/热血/个性,诠释着中国不同风格的潮流趋势。

报告指出,意大利43.5%的残疾人具稳定的人际关系网,但由于各种障碍,导致他们在社交活动中的参与度较低。过去一年,只有9.3%的残疾人有过去电影院、剧院、音乐会或博物馆经历。

一直以来,JDI 的发展都十分依赖苹果。在 JDI 正式运营的 2012 年,苹果所贡献的营收占据了 JDI 总营收的 20.9%。随着合作的不断深入,在 2015 年,苹果对 JDI 的营收贡献达到了 5313.72 亿日元,占比高达 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