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3日下午,湖南广播影视集团有限公司(湖南广播电视台)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编辑张华立在第八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主论坛上以《应对长视频危机的芒果方案》为主旨演讲。

张华立从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的影响切入,从“传统电视台举步维艰”“长视频网站连年亏损”“长视频内容公司陷入生存困局”三个角度,分析了近年来传统视频行业焦虑的表现。

越是危机降临的时候,我们就越要主动破局,抢占全新赛道。未来已来,我们不能无视媒体环境发生的巨大变化,也不能轻视技术驱动下带来的变革力量,湖南广电要用开放接纳的态度,善用新技术来开拓新赛道,积极破解长视频的变现难题。我们相信在5G时代,下一个视频化的互联网行业就是升级换代的新电商。湖南广电将以芒果TV新媒体平台为主导, 全力打造基于长视频内容的“小芒”垂直电商平台,这是湖南广电又一次战略选择,是基于湖南广电长视频内容竞争优势,面向全产业链的一次重大拓展和延伸。

2015年,酷特智能成为工信部公布的46个智能制造试点示范项目中唯一的服装个性化定制企业。

酷特智能的前身为1995年在青岛创立的红领集团。经过不断发展,公司积累了良好的市场基础和品牌形象,当时很多年轻人觉得在结婚时能穿一身“红领”西服就特别提气。2004年,红领集团成为雅典奥运会中国代表团开幕式礼仪服装提供商。

与这样局面形成强烈对比的是,短视频和直播电商在疫情期间风生水起,各种新概念层出不穷,两相对比,更加放大了长视频行业的焦虑。

三是长视频内容公司陷入生存困局。影视公司和长视频内容制作机构过去十多年非常热闹,但现在一个项目、一部剧、一个综艺节目只要胎死腹中,就足以将一家看上去还不错的公司带入深渊。过去几个月,我们不停听到注销、停业、转型……这些词汇标注着长视频公司的彷徨和混乱。

越是危机降临的时候,我们就越要回归本质,遵循内容本位,坚守长视频品格!内容的本质是解决人们的焦虑问题。任何贩卖焦虑的行为都是可耻的,反焦虑才是内容创作的基本原则和道义精神。《乘风破浪的姐姐》是芒果TV今年推出的综艺节目。与很多网友揣测的不一样,节目里面没有勾心斗角,而是通过精心的议程设置,完成了一次与当代女性的有效沟通。《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等70多家主流媒体发文肯定节目创意和价值,国家广电智库专文指出,“‘乘风破浪’不再只是一个节目的关键词,更成为一种被唤醒的全民精神。”

张代理多次到日本、德国观摩交流,考察制造强国的定制化业务发展情况,但发现并无现成标杆可供模仿。没有学习对象就自己动手,张代理和团队2003年开始对生产线进行改造,大胆尝试定制服装的工业化制造,希望能向全定制化转型。

所有的解决方案,不一定都能取得成功,唯有不懈探索无比珍贵。赋能美好生活,唯有内容的创造无可替代!长视频不死!

“与其说酷特智能是一家服装企业,我更倾向于是一家数据公司”,酷特智能董事长张代理说,“积累、挖掘和运用数据才是我们的核心能力”。

2017年,酷特智能受邀入展国家“砥砺奋进的五年大型成就展”,是山东仅有的两家受邀企业之一。

“没想到这个转型,竟然用了12年时间,到2015年才全部打通,现在还在不断完善”,张代理董事长说,“转型过程充满了痛苦和艰难,有汗水,有泪水,还有无奈,挫折和碰壁成了家常便饭,但天生倔强的性格让我坚持了下来”。

事物的变化总是有好有坏。影响传导到传统视频行业,包括网络视频行业,长视频的危机显而易见,整个生态链上充满着焦虑,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随着工业互联网、大数据、3D打印、人工智能等技术的不断成熟和深度应用,传统的大规模、标准化制造模式将被彻底变革,被定制化、柔性化、智能化、离散化的新型生产范式所取代。未来已来,我们相信,在以酷特智能为代表的智能制造企业的引领下,中国会诞生一大批世界级的智能制造公司,引领中国产业向全球价值链的高端跃升,国科投资希望成为他们最坚定的陪跑者!”国科投资董事长孙华说。

国科投资2015年开始与酷特智能接触。当时公司在智能制造方面取得的进展已经受到了广泛的关注,上门要求投资的机构络绎不绝。但持续聚焦科技、做科技企业投资专家的理念和在先进制造行业的深厚积累,让国科投资最终成为酷特智能最大的外部投资人之一和最亲密的股东伙伴之一。

但公司董事长张代理始终在思索,如何才能突破服装行业高库存、低周转的顽疾,如何让每一个人都能享有私人定制衣服的权利,实现按需下单、定制生产。尤其在2000年以后,服装行业竞争加剧、费用增加、库存高企、经营风险不断加大的行业背景下,这个想法变得越来越强烈。

2020年的一切都令人惊讶不已。新冠肺炎让地球人做了同一个程序检测,这个检测的结果只有阴和阳,但对其它事情而言,不是阴和阳那么简单,我们对很多事情的预测变得不可捉摸。

我们将直面危机,以我为主,在新内容、新赛道、新技术、新市场、新机制上坚持创新,争做青年文化的引领者,新时代国民精神塑造者,为媒体融合发展、壮大主流舆论,提供一个或可借鉴的芒果答案。

文化和科技融合,既催生了新的文化业态、延伸了文化产业链,又集聚了大量创新人才,是朝阳产业,大有前途;紧随其后,中央新出台《关于加快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发展的意见》,这都为湖南广电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张代理董事长说:“与国科投资同行是正确的选择。在企业后续发展的关键节点上,总能得到国科投资的关注和支持。”

越是危机降临的时候,我们就越要强化核心,突出长视频的长板优势,这就是长视频特有的自洽的、完整的戏剧结构以及大型直播。为应对当前局面,湖南广电针对长视频戏剧直接发力,启动了"芒果季风计划"。具体做法是联动湖南卫视与芒果TV,以“高创新、高品质、高稀缺”为标准,共同打造国内首个台网联动周播剧新样态。“四大季风、四季联排”,十部短剧贯通2021年,其中每季12集,每周2集,每集70分钟。

2018年,酷特智能成为央视《大国重器Ⅱ》的智能制造典型案例,作为互联网工业的标杆性企业和新旧动能转换的代表。

先进制造是国科投资关注时间最长、积累最深厚的领域,从2007年至今,已经先后收获了机器人、星星科技、胜宏科技、中科信息、容百科技、新光光电、力合科技、芯源微等多家上市,为投资人创造了优良的回报。

现将张华立的演讲全文转发如下▼

可以肯定,长视频面临着它诞生以来前所未有的行业危机。疫情这口黑锅,只不过是一个加压器,让情况看上去更加崩溃。其实,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虽然存在许多客观原因,但长期的莺歌燕舞让我们忽视了以下三个内在的致命原因。

从改进工艺工序,到构建制版系统和标准化量体方法,到建立其他关键数据库和全流程软件系统,再到管理革新,历经无数次试验和纠错,酷特智能的全流程定制能力终于百炼成钢。以服装行业的梦魇——库存问题为例,公司2016-2018年的存货周转率分别为3.41、3.92、4.51,而同期可比同类服装上市公司的存货周转率均值为1.58、1.69和1.83,公司存货周转速度超过行业均值的2倍以上。

人心惟危,道心惟微。外部压力其实并不可怕,最怕的是这个行业的心态崩溃。焦虑太久,就会慌不择路。难道是观众和用户抛弃长视频了吗?难道是广告客户不需要内容营销了吗?显然不是!

当天,她以电子城·(北京)国际电子总部这一位于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地区的项目举例称,电子城·(北京)国际电子总部三期是该项目在疫情之后入市的首个产品。作为该项目的资产管理及物业战略合作伙伴,CBRE在招商的过程中充分考虑到不同类型企业的需求,提供定制化装修服务,在工位安排、空调及新风系统配置以及通讯基础设施的布设等方面尽最大努力为客户节省各种隐性成本,提高空间使用率。

越是危机降临的时候,我们就越要坚定信心,保持定力,坚守长视频产品阵地!长视频平台是党的宣传主阵地,长视频内容是主旋律最重要的形态,这是历史责任,也是时代使命。内容创作者及其传播平台不能被资本和眼花撩乱的技术概念所迷惑。不管渠道如何变迁,不管场景如何碎片化、多样化,只要家庭文明不解体,只要我们的审美不发生颠覆性变迁,长视频一定是刚需,一定是视频行业的主流。

欧美、日本大公司到公司参观时,惊叹于中国公司在定制服装领域已经将数字化、柔性化生产推进到了这样的高度,评价酷特智能为工业化4.0的典范,让张代理非常欣慰。

非常感谢大会给我这样一个机会,来汇报湖南广电的一些实践和思考。

一是平台管理水平低下。我们没去一直坚守驱动创新的基本逻辑。我们干预内容的能力和手段不够,同时因为行业门槛较高,一直以来竞争性要素也流动不足。二是盈利模式老旧,电视台长期依赖品效广告,视频网站长期依赖左右手互搏的盈利模式。表面上有产业结构的客观原因,我觉得深层次还是传统长视频体系缺乏商业创新的敏感。没有饥饿感。三是少部分创作以及营销走上歪路。这个词可能有些夸张,但诸多怪现象从动机和结果来看确实令人深恶痛绝。创作动机不端,我觉得这是长视频内容创作生态里最大的恶。一切任凭商业摆布!让灵魂服从于资本和数据,这是不可活的自作孽。内容的王道关乎人性,关切人心,关照社会,创作者被呼啸而来的各种因素裹挟,失去了独立思考和判断。

他强调,越是危机降临的时候,越是要坚定信心、保持定力,坚守长视频产品阵地;越是要回归本质,遵循内容本位,坚守长视频品格;越是要进一步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创新力度不降,生产规模不减;越是要强化核心,突出长板优势;越是要主动破局,抢占全新赛道。为此,湖南广电启动了“芒果季风计划”,并将全力打造基于长视频内容的“小芒”垂直电商平台,再一次升级、完善芒果生态。

作为一家脱胎于传统服装企业的智能制造公司,酷特智能很早就意识到了数据的巨大价值,有意识地收集客户量体、产品版型、款式、面料、生产工艺等数据,并持续探索数据标准化。经过十余年努力,公司建立了以版型数据库、量体数据库和工艺数据库为主的六大数据库系统,通过版型数据库自动匹配制版、量体数据库优化制版以及工艺数据库优化生产,为服装大规模定制打开了数字化之门。

北京电子城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纪宁介绍称,电子城·(北京)国际电子总部于2012年面世,共分四期开发建设,总体量52万平方米,至今已吸引了多家世界500强、国内外上市公司及各领域领军企业进驻。

“基于M端(工厂端)的智能制造能力,构建消费端直通工厂端的C2M(Customer to Manufactory)新商业模式与生态,具有产销合一、去库存、去中间化的特点,直接由最终消费者参与、互动和评价的价值,极大契合互联网、大数据时代和个性化消费时代的本质需求。我们相信公司能够在这一方向上走得更高、更远。”国科投资副总经理、酷特智能项目负责人王敦实说。

酷特智能作为智能制造的标杆企业,吸引了国内外一批又一批企业前来学习参观,酷特智能敞开大门,悉心传授工厂数字化、智能化改造的经验和教训,并且为同行甚至跨行业企业提供智能化改造服务,助推传统工业、传统制造向智能制造转型升级。

虽然国内目前能开展服装定制业务的企业越来越多,但酷特智能是真正的全定制。酷特智能总裁张兰兰说,“我们的定制体现为两个方面:一是实现了一人一版、一衣一款、一件一流程,给消费者最多的选择、最快的交付;二是我们完全放弃了传统的服装标准品业务,所有收入都是定制化相关业务产生的,这种转型并非每家公司都能完成的”。

一是传统电视台步履维艰。有着百年辉煌历史的电视其实早几年就已经来到了行业的拐点,新冠肺炎疫情只不过是一口容易坐实的黑锅。

2016年,酷特智能荣获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颁发的“2016 年度中国信息化领军企业奖”。

二是长视频网站连年亏损。曾几何时,长视频网站意气风发,踌躇满志,但到目前为止,长视频网站还远远没有来到财务平衡点,湖南广电也做了长视频网站,我们一样为长视频的商业变现问题而苦恼,更关心BAT三家行业领头羊们的耐心。

公司还通过自主研发及与国内外一流公司合作开发的方式,打造了全流程软件控制系统以及配套的智能化硬件,真正实现了数据对生产经营全链条的驱动,打破了工业化和个性化的悖论,以工业化的手段、效率和成本制造个性化定制服装产品。公司已经具备年生产45万套定制西服产品、22万件定制衬衫的能力,将原本超过20天的服装定制周期缩短为7个工作日,而且品类从正装扩大到了休闲服装,从男装延展到了女装、童装。

越是危机降临的时候,我们就越要进一步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尽管疫情加剧了经营压力,但湖南广电仍然坚持内容创新力度不降,生产规模不减的“两不”既定策略。近年来,湖南卫视先后推出30多档创新节目,是上新率和上新成功率比较高的省级卫视。2020年上半年芒果TV在用户观看时长综艺前10榜单中占据5席,前100名榜单中占46席。正是有了精品内容和爆款IP的持续托举,今年湖南广电整体经营业绩保持稳定,新媒体板块强势上涨。芒果超媒上半年净利润11.03亿,同比增长37.3%,市值稳居千亿以上。

王莉莉是在25日举行的“科技、创新——赋能企业发展”电子城·(北京)国际电子总部精装修空间开放日暨业主沙龙活动上做出上述表示的。

各位领导、专家和同行们,大家下午好!

纪宁表示,“对于科技企业来说,选择入驻本项目可以同诸多国内外领军企业为邻,沉浸式感受高科技产业集聚的集群效应。”她同时指出,该项目也是电子城高科“科技空间服务”板块的重要实施平台,也是支撑电子城区域“功能升级与产业发展”的核心项目。项目通过搭建总部经济、科技研发、网络数据和产业服务等平台,为高端电子信息企业、规模型企业、科技创新型企业提供发展空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