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亚旅游:“窝酒店”一族兴起

中新网10月7日电 题:三亚旅游:“窝酒店”一族兴起

5日傍晚在金茂三亚亚龙湾希尔顿大酒店(下称“亚龙湾希尔顿酒店”),年轻的秦先生和伴侣一起,准备前往沙滩享用晚餐。“现在酒店不光是住的地方,这边有玩有吃有喝,比较方便省心。”秦先生说自己喜欢体验不同的酒店、民宿,旅行专挑有特色的住处,而且假期越长更愿意待在酒店,因为可以更好地享受假期。

今年国庆、中秋叠加,国内游客旅游需求集中释放。不过囿于新冠疫情,游客处在“内循环”国内游之中。中国最南端的热带滨海旅游城市三亚成了国庆假期不少度假者的首选。三亚也由此开启直至来年4月份的传统旅游旺季。

游客“窝酒店”带来什么?

也就是说,上半年当国际油价下跌至40美元/桶以下,国家并没有随之下调国内汽柴油价格,名义上国内石油企业享受到了成品油地板价政策好处,但实际上这部分应降未降金额已全额上缴国家,国内石油企业只是做了一把过路财神。当然,有的网友可能还会追问,虽然中石油没有获得成品油地板价政策收益,但至少地板价政策稳定了国内成品油市场预期,间接收益还是有的吧。说到这里,就需要再说说现行国内成品油价格机制,自2013年开始,国内汽柴油价格已实现了与国际原油价格完全接轨,每10个工作日调整一次,最低调整幅度为50元/吨(大概不到5分钱/升),但需注意的是,目前国内汽柴油价格实行的是最高限价管理,而不是国家定价,也就是说国家只规定汽柴油批发和零售最高价格。随着国内成品油市场化程度不断提升,市场竞争愈趋激烈,国内汽柴油市场价格已远低于国家规定最高限价,国家规定理论上的最高限价,石油企业在实际市场中并不能全部实现。

全球疫情爆发,油气价格巨震,中石油上半年的经营业绩向世人展示了刚刚经历过的那个寒冬的残酷。但是,没有一个冬天不会过去,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我还是相信,这个背负着特殊社会责任的能源企业将在改革中求生存,在转型中求发展,即使要迎着疾风向上攀缘,也将蓄势待发,一往无前。(作者:米哈维)

反观国产原油,有一句话叫“关井不难,复产难”,我们知道,我国不少大油田都是依靠注水、注聚合物的二采、三采技术保证产量。如果油田关井停产,地下水就会淹没原油,或者压力不够出现断流,这样的油井就废了,不仅几千万的前期投资打水漂,还会影响附近其他油井的生产,甚至这一区块的地下油藏就采不出来了。关一口井,可能影响一大片。

“学生就业率比往年差一些,但是还是超出了早先预期。”三亚学院旅业管理学院院长、国际酒店管理学院院长杨玉英教授注意到,疫情控制后,三亚酒店恢复速度和情况比预想要好,离岛购物免税购物也日趋火爆。

在中石油半年报中,有一项指标看起来有点格格不入,那就是油气当量产量,上半年中石油油气当量产量同比增长7.0%,其中海外油气当量产量同比增长17.3%。在上半年国际油气价格如此低迷情况下,中石油不仅不压减油气产量,还逆势增长,这也太没有市场意识了吧?

因此,上半年在执行国家成品油地板价政策期间,国内汽柴油实际市场价格仍随国际油价下行而下跌,也就是说,在此期间,以中石油为代表的国有石油企业,一方面承受着低油价冲击,承担油库跌价带来的巨额效益损失;另一方面还要上缴国家并没有从市场上全部获得的风险准备金。

不可否认,当国际油价低于30美元/桶时,从经济效益角度来说,无论如何国产原油开采成本都要高于进口原油。但问题是,国际油价能保持30美元/桶以下多长时间,在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极特殊的情况下,国际油价也只在3-4月不到两月时间出现了低于30美元/桶的情况。根据国际知名咨询机构IHS Markit最新预测结果显示,未来国际油价将普遍高于60美元/桶,因此,未来油价长期高于30美元/桶将是大概率事件。

“不是在酒店,就是在换酒店的路上。”来自北京的王女士一家四口假期首日就飞来海南了,计划最后一天返家。王女士家大娃今年7岁,这已经是第八次带来海南。自有了小孩,酒店几乎成了他们一家海南之旅的唯一目的地,“带着小孩子出行不便,去逛景区小孩体能跟不上,且外面餐饮条件良莠不齐,不方便也不放心。”

金茂三亚亚龙湾希尔顿大酒店的“水桶王国”儿童餐厅入口。记者王晓斌 摄

上述数据表明,相比去年同期,来三亚的人增多了,去当地景区的游客变少了。一升一降之间,这部分客人去了哪?

海南岛东南沿海陵水至三亚一带,高端度假酒店密集分布。各家酒店设计风格迥异,服务理念各具一格,吸引不少像秦先生一样来海南“打卡”式住店的游客。“海边酒店能‘窝’更长时间,但即使不靠海,一些酒店也会提供SPA(水疗)、自行车骑行、徒步等项目,能玩几天。”秦先生如是总结自己“打卡”酒店的经历。

亚龙湾希尔顿酒店经理顾苏鑫介绍,在日常执行“清洁无忧住”“清洁无忧·安心会”基础上,“十一”期间,酒店推出七日不同主题的自助餐,举办中秋灯谜、“荧光派对”等滨海嘉年华活动,不少游客反馈“推开窗就呼吸到来自海洋的空气,举步就可以逐风踏浪,在酒店里度假就足以放松身心”。

不过,即便不时有“三亚十万一晚客房抢订一空”的标题刷屏,刘凯强强调,三亚酒店的特点一直是奢华高端型、商务型、经济型平衡布局,“这些年随着旅游产品的不断打造以及酒店市场的不断发展,三亚的酒店产品适合各个阶层”。

从这一点我们看出,面对公司经营效益压力,中石油敢于动员工薪酬这块硬骨头,这也符合中石油提出的要树立“一切成本皆可降”理念,工资下降本身说明了企业经营的好坏,是与员工收入直接挂钩的,即使是在像中石油这样的国有企业也不例外。其实这也打破了社会大众对国有企业工资是只涨不降“金饭碗”的历史认识。面对危机不可怕,可怕的是面对危机时还无动于衷国有企业改革的关键,就是要调动起每一位员工对企业的责任感和忧患意识,上半年面对疫情和低油价的双重打击,中石油应该说是做了一次应对危机的有益尝试和探索。

在三亚旅游酒店行业协会会长刘凯强看来,三亚的酒店业在旅游行业近年来提质增效的背景下,硬件水平得到长足提升,深耕亲子游市场也聚集了不少人气,“黄金周推出各种适合客人宅在酒店里的度假产品,可以说每一个酒店都成了客人的旅游目的地”。

游客结构、需求变动下,吃住行游购娱旅游六要素由过去的分散逐步综向一体。三亚的传统景区亦在集约“游”之外的其他旅游要素:天涯海角引进跨境电商体验城卖起了免税商品,热带天堂森林公园“鸟巢”度假屋一房难求,蜈支洲岛定套餐送民宿……

在全球旅游业受到重创酒店行业裁员大背景下,三亚“景区化”的“目的地式”酒店提供了大量工作岗位。三亚中瑞酒店管理职业学院今年首届相关专业毕业生就业率超过九成;三亚学院旅业管理学院、国际酒店管理学院整体就业率在全校18个二级学院中排名第四。

酒店曾经只是旅客们住宿、歇脚的场所,假期只“窝”酒店,能“窝”得住么?

三是肩负降低社会用能成本、支持复产复工的重要责任。2020年2月22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关于阶段性降低非居民用气成本、支持企业复工复产的通知》(发改价格〔2020〕257号),要求以中石油等供气企业,对于非居民用气门站价格提前执行淡季价格等降价政策,降低企业用气成本,支持全国企业复产复工。

此外,我国资源禀赋特点是“富煤、贫油、少气”,油气进口依存度分别超过70%和45%。同时石油作为工业的血液,在任何一个国家都被视为重要的战略物资,啥叫战略物资,就是关键时候你有钱也买不到,但没有还不行。因此,作为国内油气勘探开发业务的领军者,中石油上半年确保了公司油气田开采正常运行,稳住了我国油气开发基本盘,是值得肯定的。

酒店的类旅行社产品是因应住店客人的需求推出的,为什么这些客人到了旅游城市,不再热衷逛当地景区了?

不过相比“打卡”人群,度假酒店里拖家带口的亲子家庭更为普遍。在三亚海棠湾仁恒皇冠假日酒店(下称“仁恒皇冠酒店”)儿童水乐园内,家长与孩子们一起在漫天水泡中互滋水枪,玩得不亦乐乎。

“经历了疫情,我们发现家庭客人更注重度假的氛围,希望在过程中能够享受到更多的快乐,留下更多美好的记忆;年轻人也更喜欢运动,酒店健身房、户外跑道使用率比以往更高。”

酒店受到追捧,直接使得目前三亚酒店呈现“价量齐增”状态。据三亚旅文局抽样调查,10月1-4日(截至4日16点)全市旅游饭店平均房价随着平均开房率一并提高。其中高端度假酒店最密集的海棠湾片区,旅游饭店客房开房率为79.67%,同比提高0.17个百分点,平均房价为2042元,同比提高了575元。

在酒店举办的滨海嘉年华活动上,住店小朋友和“熊猫”“北极熊”共舞。记者王晓斌 摄

杨玉英认为,“人山人海吃红利,圏山圏水收门票”的传统旅游模式带来“消费附加值”有限,酒店、免税店“二店”更能促进游客消费,这契合海南自贸港建设国际旅游消费中心的战略定位。(完)

此外,“窝酒店”一族还担忧节假日景区景点排队、户外阴晴不定、人扎堆地方不利疫情防控等。

作为国有石油企业,在经营效益十分困难情况下,中石油还是需要以国家发展大局为重,贯彻落实国家政策,努力降低社会企业用气成本。此外,在国内疫情防控最吃紧的时期,中石油中石化等拥有化工生产线的企业还火速打通了口罩制造全产业链,调整产品结构,转产熔喷布等社会急需医用物资,为老百姓抗疫个人防护提供支持,向世界展示了中国速度和中国力量,体现出我国在应对社会重大危机面前的制度优势。

2020年上半年中石油经营支出为人民币9350.88亿元,同比减少1905.08亿元,同比下降16.9%,其中采购、服务及其他支出同比减少最多(-1689.15亿元),同比降幅也最大(-21.2%),说明面对公司效益的大幅下降,中石油主动大幅压减经营成本,减少非必要采购和服务支出,树立过紧日子的思想。

说了这么多,感觉好像是给中石油上半年经营业绩不好找理由和借口,中石油自身有没有采取应对外部危机的有效措施和办法呢?我们再仔细看一下中石油半年报。

据三亚市旅文局公布的数据,9月30日-10月3日,三亚市进港旅客21.9万人次,同比增长16.18%。10月1-4日(截至4日16点)全市旅游饭店平均开房率为79.92%,同比提高3.38个百分点。对比之下,假日前四天,三亚景区景点、乡村旅游点共接待游客50.14万人次,同比下降了7%。

二是国际油价“断崖式”下跌。如果只是疫情影响,网友可能还会质疑,今年疫情对所有行业都造成了严重影响,比如说电影院等服务行业都已关门了,跟这些行业相比,疫情对石油行业影响还算可以吧,不过真实状况却并非如此。石油行业上半年在承受疫情影响的同时,还要面对国际油价“断崖式”下跌带来的严重冲击。上半年美国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WTI)现货平均价格为36.59美元/桶,比上年同期下降36.3%。这还只是平均价格变化,就已下跌了将近四成。如果分月来看,国际原油价格从2020年年初的65美元/桶,一度跌至4月底的不足15美元/桶,在不到四个月的时间内,国际原油价格下跌了近80%,甚至在4月27日WTI原油期货价格出现历史首次的负油价(-37.63美元/桶),并引爆了“原油宝”事件,当然这是另一个话题,这里不再细说。

“每一天从早餐开始就有亲子工作人员和儿童互动了,从室内的手工活动、厨艺课堂到户外的泡泡体验、浮毯挑战等,贯穿全天的儿童活动填满了家长和孩子们的度假行程。”仁恒皇冠酒店市场传讯总监周京说,酒店推出的“3天2晚亲子度假套餐”等类旅行社产品颇受欢迎,类似产品中亲子活动贯穿全天,“客人大部分的度假时间就会放在酒店,不大会外出了”。

年轻旅客喜欢在“网红”酒店拍照“打卡”。记者王晓斌 摄

记者连日来走访发现,很多高端酒店受到追捧,成为新型旅游目的地,不少旅客在三亚的行程就只是“窝”在一家酒店,或“窝”换不同酒店。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上半年中石油员工费用同比下降6.6%,半年报说主要由于强化了员工薪酬与效益的挂钩联动。

家长带着孩子在三亚海棠湾仁恒皇冠假日酒店的“儿童俱乐部”玩耍。记者王晓斌 摄

说到这里,有的网友可能又要问了,我国不是有成品油地板价的保护政策吗?(当国际油价跌至40美元/桶以下时,国内汽柴油价格不再调整),有国家地板价政策保护中石油怎么还亏损呢?网友说的对,但只说对了一半。国家发改委在2016年确实发布了成品油地板价政策,但同时也要求将成品油地板价收益(应降未降金额)全部纳入风险准备金。同时财政部在2016年底也明确,风险准备金全额上缴中央财政,纳入一般公共预算管理。

刘凯强认为,疫情客观上进一步扩大旅游市场上自由行散客的占比,催生更多亲友组团定制游,另外追求网红“打卡”文化、注重体验的“90后”“00后”年轻客群涌现,多种因素叠加,使得三亚出现了“来客增多,去景区游客降”的现象。

临近仁恒皇冠酒店的亚特兰蒂斯酒店更是以“耐玩”著称,住店客人可在水族馆观赏海底世界,在“水世界”参与玩乐项目,在“C秀”观看实景演出,吃、住、游、购、娱等旅游要素在此“闭环”齐备。

当然,网友可能也会质疑,生意好坏那是常事,哪有都顺风顺水的时候。必须承认,无论是什么企业都必须要具备处理市场波动等不确定性风险的能力,但对于今年上半年出现的这种极端特殊情况,任何一个企业可能都难以做到全身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