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合肥10月7日电 (赵强 余金凤)在节前企业定制班列实现四连发、全面贯通铁路运输五大过境口岸的基础上,国庆长假期间,合肥中欧班列依然不打烊,保持一天1-2列的发运频次,共发运10列,其中中欧方向7列,中亚方向3列,总货值超4000万美元。

合肥至叶卡捷琳堡、合肥至汉堡、合肥至阿拉木图、合肥至塔什干……整个国庆假期,合肥中欧班列发运计划都已经排得满满当当,其中既有常规公共班列,又有美的、奇瑞等企业定制班列,运输品类越来越丰富,主要运输冷柜、冰箱、彩色液晶显示屏、光伏并网逆变器、轿车等安徽本土产品,助力皖货皖运,努力打造更为高效便捷的陆路进出口通道,其中不乏熔喷布、防护服、医用一次性手术衣等防疫物资,继续为全球抗疫贡献力量。

合肥北站物流基地的集装箱 余金凤 摄

创业之初,刘畅得到了徐小平和王强的支持,拿到了真格基金的数百万人民币天使轮投资。王强更是一度担任公司董事长一职。今年7月才将董事长一职交由刘畅,并辞去董事职务。

招股书显示,一起教育科技2019年净收入为4.06亿,同比增长30.75%。一起教育科技2020年前9个月营收为8.08亿元,同比增长277.48%。其中在线K12辅导营收分别为3.6亿、7.51亿元,占总营收的88.5%和93.0%。

从IPO前股权结构看,顺为资本为最大股东,持股20.2%,创始人刘畅持股17.1%,Fluency Holding持股13.5%,H Capital持股为12.3%,中信产业基金持股为11.6%,淡马锡持股为11.2%,华登国际持股为6.4%。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则个人持股5.8%。

业内纷纷猜测一起教育科技流血上市与一级市场融资困难及现有资本退出套现需求有关。据招股书显示,一起教育科技共融资6轮,超13.85亿美元。其中顺为资本自A轮起连投5轮,刘畅也曾被雷军盛赞为“找不到缺点”的创始人。

据介绍,为了保证班列正常运行,合肥国际陆港坚持“放假不放下、班列不停工”原则,业务部门全员坚守岗位,科学制定开行方案,保持与铁路、海关等部门无缝对接,全面加强货源揽收、运输组织和实时跟踪,确保节日期间中欧班列安全、准点开出。

最终,在2019年年会上,刘畅明确提出“坚守校内,做大校外”,即校内免费,通过校外在线K12辅导业务变现的战略,选择押注在线大班课业务。

不过从融资经历上看,2019年前一起教育科技一直上备受资本青睐,但此后却未能拿到融资。今年9月《晚点 LatePost》曾曝出,一起教育2020 年完成了一轮融资,融资额为 20 亿人民币,公司投后估值超过 30 亿美元,并拟港股上市的消息。但此消息并未得到一起教育的确认。

在猿辅导、作业帮等屡屡融资,大打营销战争夺市场的时候,一起教育几乎失去了声量。从营收上看,2019年一起教育营收4.06亿元,而据猿辅导当时透露的数据,其营收已达到60亿元。

另一方面则通过一起学网校提供K12学科在线直播双师大班课校外辅导。目前一起学网校服务是一起教育科技营收增长最快的板块,也是其贡献率最大的板块。

然而在线大班课这块蛋糕周围已可谓群狼环伺。跟谁学、猿辅导、作业帮、学而思、新东方在线等齐聚,竞争尤为激烈,作为后入者,一起教育并不被业内看好。

其中,两大学校教育平台“一起小学”、“一起中学”均归属旗下品牌“一起作业”。目前,一起作业服务学校7万所,覆盖全国三分之一的公立中小学,并为全国超过90万教师、5430万学生、4520万家长提供教学、学习和评测应用。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Frost&Sullivan Report),在校内,特别是在2020年上半年,一起教育科技智慧型学校教室解决方案覆盖了约56%的小学,60%的中学和7%的高中。

一起教育科技希望乘上2020年在线教育的东风,通过加码市场快速扩张挤入第一梯队的目标展露无疑,其最终能够达成所愿?

一起教育科技定位中小学生在线作业平台,由前新东方集团助理副总裁刘畅于2011年创立,是一家面向基础教育提供“互联网+”解决方案的智能教育公司,通过产品、技术、内容,实现校内校外结合,线上线下打通,为学生、家长、老师提供综合智能学习空间。

其后,一起教育一直在探索合适的变现模式。其相继尝试了O2O平台、一对一和小班课等,但都效果不佳。

据介绍,约20%用于销售和市场营销以及品牌促销活动;约30%用于改善课后辅导服务和学生学习体验;约20%用于增强智能校园教室解决方案的产品和教育内容;约20%用于投资技术基础架构;余额用于营运资金和其他一般公司用途。

现金流方面,2018年因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流出4.19亿元,2019年净流出6.31亿元,2020年前三季度净流出5.26亿元。

根据招股书,一起教育科技营收虽呈现增长态势,但仍处于严重亏损状态。其2018年、2019年及2020年前9个月的营收分别为3.1亿元、4.06亿元、8.08亿元,净亏损分别为6.56、9.64、9.75亿元。

然而,一起作业的学生端变现之路却极为坎坷。其2017年上线的“成长世界”板块,在2018年月销售额曾达到6000万元,一度成为公司的支柱业务,却也因为“游戏化”争议在这一年永久下线,并宣布不再设置任何学生付费入口。

在线K12辅导营收增长最快,贡献率达93%

同时招股书还指出,未来一起教育销售和营销费用将绝对增加,因为其将寻求通过诸如加强广告计划等方式进一步推广课后辅导和校内产品与服务。在此次募资的用途中,销售和市场营销以及品牌促销活动也占据较大比重。

今年受疫情影响,国际物流受阻,海运、空运均受到不同程度影响,合肥中欧班列正全力承接转移货源,开出一条逆势上扬的曲线。截至10月6日,2020年合肥中欧班列已发运429列,同比增长37.9%。其中,安徽本土产品同比增长20%以上,已达48%,长三角区域产品占全部发送产品的80%以上,助力长三角企业开辟“经济快车道”,有力促进了物流大通道建设。(完)

起初,一起教育科技由学校端切入,借由免费使用的B端TO C,直到2015年才实现学生端的付费变现,用户量达到了1500万。

因此,目前一起教育科技核心业务为:网校和两大学校教育平台为学校提供服务。其中网校提供的在线K12辅导业务营收增长快速,且成为其主要收入来源。

服务模式上,一起教育一方面通过一起作业为校内信息化智慧课堂体验提供支持。截至2020年9月30日,一起作业学生端日活跃达到680万,月活跃用户达到1950万。

一起教育从营收规模上与同行们的差距越拉越大,但其营销费用却不得不随之增长。

招股书显示,一起教育2018年、2019年及2020年前9个月的营业费用分别为9.05亿元、12.33亿元、14.56亿元。其中销售和营销费用增长主要是由于促销活动的增加课程费用,因为一起教育科技加强了销售和营销工作,以促进课后辅导服务的增长。

同样以作业场景起家的猿辅导和作业帮,于2012年和2013年相继成立。一开始就选择了C端切入,通过搭建的工具产品的导流,迅速扩展到数千万用户规模,也在2015年通过在线直播辅导产品实现了商业变现。

一起教育科技旗下具体产品包括学校教育平台“一起小学”、“一起中学”;家庭教育平台“一起学”、中小学在线学科辅导平台“一起学网校”以及社会教育平台“一起公益”。

运营严重亏损,营销投入却水涨船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