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伦敦4月27日电 (赵星一 张平)英国财政大臣里希·苏纳克27日在英国议会宣布针对企业的“疫情救援计划”,英国小公司将获得100%国家支持的贷款。

苏纳克当日在英国议会下院告诉议员们,国家支持贷款高达数百亿英镑,消除了银行无法收回贷款的风险,为小企业提供了一个“简单、快速”的解决方案。该计划将于下周开始实施,在申请通过后几天内,每个小企业将获得最高5万英镑的贷款支持。申请贷款的企业只需要向银行证明在疫情危机前生存状况,而不需说明疫情危机后能够生存的可能性。此前企业普遍抱怨称,由于疫情导致经济环境存在很大不确定性,难以证明企业未来的生存发展潜力。

但这些措施并未令乘客满意。

而与此同时,医保支付水平较低,但患者期望值较高。蔡卫平指出,医保支付系统低水平广覆盖,很多患者“因病致贫”或者“因病返贫”,且因医保限额导致部分慢性病患者难以入院治疗,加重经济负担,患者情绪在日积月累下容易暴发,把不满发泄到医务人员身上。

“如果病人本来就对疗效不满意,医生又来催缴费,或者病人还没治好,因为病床周转率指标,医院不得不赶病人出院,这都是很重要的根源。”蔡卫平坦言,如今压在医生身上的非医疗事务太多,医生并没有太多时间真正去给病人看病或讨论病人治疗方案。

日本乘客Daxa在11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现在在心理援助方面,已经有了电话咨询,“但能不能接通我就不知道了”。

为此,他建议,应当在涉及医务人员权益的相关法律和刑法中明确医闹性质和行为,在定罪量刑时不能只考虑是否造成伤害结果。对于存在暴力倾向但未造成伤害结果的,情节严重者按既遂处理。

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党委书记、主任雷海潮说,北京市卫生健康系统将全面贯彻落实好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按照首善标准,结合首都公共卫生建设实际,围绕疾病预防控制、基层公共卫生、疫情防控救治、科技人才建设、爱国卫生运动和公共卫生法治建设等方面,全面提升防控和救治能力,切实为维护首都人民健康提供有力保障。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病毒是人类共同的敌人。”疫情期间曾随医疗队赴埃塞俄比亚和吉布提协助当地开展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急诊科副主任金伟说,“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提到共同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令我深有感触。这次去非洲支援抗疫的经历,真切感受到全球是一个命运共同体,战胜病毒需要全人类共同努力、携手前行。”(记者陈聪、屈婷、孙琪、侠克、肖思思、董小红、王自宸)

这名男性乘客告诉共同社,他的房间已近一周未打扫和更换床单了。此前接受过澎湃新闻采访的船上日本乘客Daxa亦发推文证实了这一点:“(隔离期间)客房服务员不会进行室内清洁,每人有两套床单和毛巾,但即使送去清洗,最短也要72小时,或者自己用分发的洗涤剂清洗。”

在此前的采访中,公主邮轮公司在回应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关于如何保障船上乘客正常生活的问题时表示,隔离期间船上宾客会待在各自舱房内。他们每日的餐饮由船员直接送至舱房。在船上履职的船员都是通过日本厚生劳动省检测的。此外,新的一批补给,包括口罩、宾客所需的医用药品、食物等很快将又横滨补给上船。同时,钻石公主号通过每日船长广播也会告知船上宾客此次疫情的最新进展和船上的相关措施。

一名匿名的邮轮从业者告诉澎湃新闻,公主邮轮公司的邮轮客舱面积相对大2-3平方米,但还是狭小。邮轮航行期间本应一天换两次床单,但在当前情况下,频率肯定会降低,加上乘客待在房间里的时间久了,使用率高,房间内的卫生肯定会受影响。

人类健康是社会文明进步的基础。公共卫生体系的构建可以预防或减少传染性疾病的发生,直接关乎人民群众生命健康。

在侯建明看来,目前只有当医务人员遭遇到“多次扰乱社会秩序、导致医疗工作无法继续、经行政处罚后仍不改正”等情节严重的“医闹”行为,执法部门才依据《刑法》中相关规定对医闹涉事人员做出相应处理。但此时对于施暴者的追究刑罚,已经无法弥补医务人员受到的严重伤害和损失,甚至发生死、伤等难以挽回的惨痛结局。

侯建明认为,现阶段多数患者及家属不了解有关医疗纠纷的司法程序,误认为其中涉及部门多、审理过程复杂、经济能力难以支撑,导致维权困难转而通过暴力伤医行为泄愤。因此,有关法律条文和司法流程的普及十分重要。

蔡卫平认为,一个显而易见的原因是我国医疗资源分布不均匀,患者无论大病小病都倾向于去大医院诊疗,而我国医疗资源总量匮乏,大医院人满为患,一名医生每天要面对数以百计的患者,体力和精力的严重透支导致医患沟通减少,容易造成医患矛盾。

从法律层面看,侯建明说,尽管我国《国家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指出“医疗卫生人员的人身安全、人格尊严不受侵犯,其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威胁、危害医疗卫生人员人身安全,侵犯医疗卫生人员人格尊严。国家采取措施,保障医疗卫生人员执业环境。”但对于医闹群体入罪时机和打击措施未做具体阐述。

10日,日本共同社发文称,“钻石公主”号上的一名男性乘客控诉,“船上的生活环境急速恶化,乘客不安情绪高涨”。

建议2:提高暴力伤医违法成本

蔡卫平同样认为,应通过公平司法与积极普法,促进医疗纠纷解决途径的多样化与可及性,引导公民依法维护自身权益,遇事找法,不可采取过激手段,让暴力伤医零容忍成为全社会的共识。

日本《朝日新闻》11日的报道也提到了药物不足的问题,一名54岁的女性乘客高烧38.5度,但还是等了3个半小时才得到治疗,且只是给她开了tamiflu这种治疗流感的感冒药。

那位向共同社爆料的男性乘客也指出,虽然船上设有听取乘客要求的窗口,“但推诿搪塞,应对不恰当。”他已向邮轮上的日本厚生劳动省志愿者要求改善目前状况,并称“他们优先应对了病毒,但欠缺对于老年人、残障者及患病人士的关怀,应对举措迟缓滞后。”

一名乘客日前告诉“商业内幕”网站(Business Insider),她正在囤积水和食物,以备不时之需。另一名年长乘客戴着口罩,在船舷上挂出写着“药物不足”的日本国旗向外求助。

当前,全国疫情防控阻击战取得重大战略成果,但境外疫情扩散蔓延势头仍然没有得到有效遏制,国内个别地区聚集性疫情仍然存在。在此情况下,如何构建起强大的公共卫生体系十分关键。

其实,“钻石公主”号所属的公主邮轮公司及日本政府也正在致力于应对疫情。但从公主邮轮公司先后多日应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询问的内容来看,邮轮公司能够自主采取的措施有限,除了确保船上物资供应外,在直接针对疫情的处理中,多以“与权威卫生机构紧密协作”为主。作为承担了大部分疫情应对责任的日方“权威卫生机构”和日本政府,在面对一些乘客“全员检疫”、“登岸隔离”的呼声时,亦有力所不能及的难处。

“医院等级越高,规模越大,其报道的暴力伤医事件越多。”蔡卫平介绍,暴力伤医事件发生率从高到低的科室分别为急诊科、门诊大厅、内科、ICU。门急诊则一直是普遍高发的科室,而急诊科的暴力伤医事件发生率有显著增长。

据央视新闻12日报道,日本厚生劳动省10日已开始研究,是否要让部分80岁以上的高龄者、一些本身患有疾病的乘客,以及部分因为长时间隔离产生心理问题的乘客提前下船。不过到11日,这个“研究”还没有定论。

同时,减少医务人员跟医疗工作无关的工作,减少医患矛盾的诱发因素,如催缴费、病床使用率、周转率,医保控费等工作。

据上述匿名的邮轮从业者介绍,通常邮轮会额外储备7天的物资,以防突发情况,7天过后,就需要公主邮轮公司协调各方补充供给了。

他还建议,可以建立第三方评价系统,降低患者及其家属对医疗机构的不信任度。如医保局或保险公司评价医疗方案与医疗效果,避免患者对整体医疗系统的不信任。

习近平总书记2日在专家学者座谈会上发表的重要讲话,在与会专家学者、广大干部群众中引起强烈反响。

该计划受到英国商界领袖的广泛欢迎。英国工商业联合会总干事卡罗琳·费尔贝恩(Caroline Fairbairn)称,此举对小企业具有决定性意义,“这可以拯救成千上万的企业。”

蔡卫平也表达了同样观点。他建议,通过完善现有法律,为暴力伤医定性与从严定罚。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主任医师童朝晖说,总书记在讲话中对于疾病预防控制体系、公共卫生体系、重大传染病救治能力等方面,都做出了明确指示。“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今后我将致力于不断强化公立医院传染病防控基础建设,增强医院发热门诊对传染性疾病的哨点及预警作用。以后三甲医院的功能不仅仅是看病,对如何应对重大公共卫生事件同样也要重视。”

关于医药品不足问题,据日本共同社10日报道,截至9日,邮轮上的乘客共提出约1850人份的药物申领要求,截至当天已有约750人份(药品)被搬入船内。对其余部分也将抓紧安排。

在武汉,经历新冠肺炎疫情考验,武汉市洪山区和平街仁和路社区党支部副书记张岩对爱国卫生运动的内涵有了新的理解。她说,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过程中,社区和企业公共卫生条件有了明显改善,群众的公共卫生意识也大大提升。

他援引一组数据:据不完全统计,2001年7月至2018年7月的17年间,导致医务人员死亡的伤医案件一共有47件。广东、江苏、四川、浙江和北京是发生最多的省市。发生在三级医院的暴力伤医事件最常见,占67.6%;二级医院发生69例,占23.8%;一级医院发生12例,占4.1%。

蔡卫平还指出,青年医生多在临床一线工作,其直接面对大量患者。现在的病历要求他们签署多种知情同意书、案牍工作非常繁重,与患者沟通时间减少,导致了医患信任关系建立的困难。另外,医生承担很多与医疗无关的工作,如找床位、催缴费、医保控费等工作,导致矛盾双方利益冲突,矛盾不可调和。这些都为暴力伤医事件的发生埋下隐患。

“不仅不卫生的状况在持续,而且据称医疗支援也不足够,”上述共同社报道中的那名男乘客称,船上乘客一致要求派遣医疗专家、护士及保健师。

探因:医疗资源分布不均 医患沟通不足

“目前武汉的疫情风险等级为低风险区,但低风险不等于没有风险,我们仍要在常态化疫情防控中创新爱国卫生运动方式方法,引导大家形成科学健康的生活方式,提高群众公共卫生素养,共同营造良好生活环境。”张岩说。

“商业内幕”网站(Business Insaider)11日报道,船上的印度籍船员公开呼吁,请求印度政府对他们施以援手,并在社交媒体上表示那些健康的人应该被允许在感染冠状病毒之前下船。

他建议,简化诉讼、仲裁等司法程序、将医疗事故责任鉴定过程标准化、透明化,为患方提供法律援助,都有助于鼓励其在对医疗行为存在异议时,通过合法途径申请医疗事故责任鉴定,采取正当途径维护自身合法权利,减少暴力泄愤事件。

此前,公主邮轮公司在回应如何在隔离期间保障乘客心理健康的问题时表示,已向乘客提供了电视直播、多语种电影和报纸、免费网络和电话服务,以及多种适合舱房的娱乐活动,并正在为每位乘客争取固定的户外活动时间。

蔡卫平建议,增加医务人员与患者交流的时间,把时间还给病人,强化人文关怀,最大限度减少医疗文书书写,推行表格病例,提高电子病历效率。

他认为,应将扰乱社会秩序、违法犯罪的医闹行为遏制在萌芽阶段,才能更好地保障医务人员的人身安全。因此,建议对于扰乱医疗工作秩序,有暴力、过激倾向的医闹行为,一旦发生,即从重入刑。

除了卫生状况,船上的物资补给能否保障供应也引起了一些乘客的忧虑。

“习近平总书记对于我国公共卫生体系的发展总揽全局,把加强公共卫生体系建设的问题提升到了国家安全的高度,让我印象十分深刻。”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院长薛澜说,讲话全面系统地布置了未来如何构建起强大的公共卫生体系,为维护人民健康提供了有力保障。

侯建明提醒,现有法律法规对非暴力行为或施暴未遂情况未作出明确规定。例如,拒不完全统计,除暴力伤害行为之外,还有约60%的医务人员遭受过语言暴力,7.9%的施暴者采用拉横幅、摆花圈、逼迫医生下跪等方式进行伤害和侮辱,2-3.8%表现为跟踪、尾随和限制医务人员人身自由。

守望相助,共克时艰。在全球抗疫斗争中,团结合作是最有力的武器。

侯建明认为,针对上述行为可能因为法律践行困难和条款漏洞,而令施暴者免于定罪或降级处理,让伤医者更加有恃无恐,造成对医务人员的二次滋扰和伤害,甚至让言语暴力进阶为肢体暴力行为。

澎湃新闻记者 南博一

英国小企业联合会主席麦克·查理(Mike Cherry)表示,“财政大臣决定听取我们的建议,为小额贷款提供100%国家担保,建立新的快速通道系统,这将给成千上万的公司带来生存希望”。(完)

6月3日,童朝晖启程赶赴武汉,继续投入抗疫战斗。他说:“新冠肺炎患者出院后,医疗服务不能到此结束,需要持续追踪患者出院后的康复情况,为完善医疗救治不断积累经验。”

而船上出现的一些情况,更加重了这种不安。

现状:暴力伤医事件近十年呈上升趋势

云南省129个县市区中,低风险县市区127个,中风险县市区2个(五华区、蒙自市)。

各州市累计确诊病例:昆明市53例(治愈出院48例),昭通市25例(治愈出院25例),西双版纳州15例(治愈出院14例、死亡1例),玉溪市14例(治愈出院12例、死亡1例),曲靖市13例(治愈出院12例),大理州13例(治愈出院13例),保山市9例(治愈出院8例),红河州9例(治愈出院9例),丽江市7例(治愈出院7例),德宏州5例(治愈出院4例),普洱市4例(治愈出院4例),楚雄州4例(治愈出院4例),文山州2例(治愈出院2例),临沧市1例(治愈出院1例)。

建议1:减少医生非医疗工作任务

全国政协委员、福建省立医院内分泌科主任侯建明认为,近年来,医患纠纷频频发生,恶性暴力伤医、杀医事件更愈演愈烈。而部分医疗机构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赔钱道歉,更是纵容了伤医行为,使一部分患者及其家属把“医闹”当作解决医患纠纷、发泄对医院不满的捷径。

此外,也有乘客抱怨客舱的环境太过逼仄。一位美国乘客对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解释过去几天一些乘客的生活情况时说:“想象一下被困在你的浴室里。”

“我在座谈会上是第一个发言,感觉总书记和我们交流很亲切。”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医科大学呼吸内科教授钟南山说,“我们在救治过程中采取‘应收尽收、应治尽治’的措施,收治了很多80岁以上的老人,确实是不遗漏一个感染者,不放弃每一位病患,这就是遵循了总书记提出的‘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指导思想。”

建议3:引导以司法途径解决纠纷

该计划同时解除了银行积压的企业信用检查程序,苏纳克希望此举能加快申请过程。因为人们担心许多小企业可能会在获得贷款之前倒闭。

在全国人大代表、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感染科主任蔡卫平的观察中,近年来杀医、伤医案屡见不鲜。10年来,暴力伤医事件总体呈上升趋势。